已有800种虚拟代币名存实亡,价值还不到1美分

800多个虚拟代币名存实亡,价值不足一分钱

那些留下来的人还没有意识到,面对雪崩,一个人跑得比另一个人跑得快是没有意义的。

图片[1]-已有800种虚拟代币名存实亡,价值还不到1美分-首码项目网-创业网-全球领先的创业项目网站-淘灵感首码网

腾讯科技讯 7月2日消息,据外媒报道,过去18个月里,各类加密货币层出不穷,各种ICO新闻时不时就会出现。 但截至目前,已有超过800个加密货币项目消亡或“名存实亡”,进一步印证了当前加密货币市场泡沫与21世纪初互联网泡沫非常相似的观点。

新的加密货币是通过称为 ICO(首次代币发行)的过程创建的。 在这个过程中,初创企业可以发行代币供投资者购买。 投资者购买后并不获得公司股权,但购买的代币可以购买公司未来的产品。 通常,许多人参与加密货币 ICO,是因为初始代币价格较低且未来有可能获得丰厚的回报。

目前,全球ICO市场呈现爆发式增长。 据CoinSchedule网站统计,仅2017年,各类初创公司就通过ICO筹集了总计38亿美元的资金。 到 2018 年中期,这一数字飙升至 119 亿美元。

但现在很多ICO项目已经名存实亡,甚至是不折不扣的骗局或笑话,有的公司甚至在产品出现之前就消失了。 一个名为“Dead Coins”的网站列出了所有“死亡”的加密货币。 根据上述信息,迄今为止,已有800多枚初发币名存实亡,其实际价值不足1美分。 交易没有意义。

即使是目前市值最大的加密货币比特币,在过去的一年也经历了艰难的时期。 根据CoinDesk的数据,目前比特币的价格已较去年12月接近2万美元的峰值下跌了70%以上。 比特币价格的大幅下跌被比作2000年代初纳斯达克指数崩盘的历史时刻,许多加密货币的失败被比作互联网泡沫期间公司的破产。

尤其是近期韩国两家加密货币交易平台遭遇黑客攻击,加剧了市场对加密货币的悲观情绪。

ICO是一项高风险投资,该领域存在很多欺诈行为。 今年早些时候,外媒报道了一个名为 Giza 的 ICO 骗局。 一家虚假初创公司骗取了投资者约 200 万美元。 但尽管如此,许多支持者仍然认为ICO仍然是未来取代IPO和风险投资融资的最佳方式之一。

尽管目前加密货币市场面临巨大压力,但乐观人士仍然表示,未来监管机构将对加密货币市场进行规范,以促进整个市场的健康发展。 加密货币交易平台BitMEX首席执行官Arthur Hayes曾表示,到今年年底,比特币的价格可能会攀升至5万美元。

但不少投资机构并不看好加密货币的前景。 特别是,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首席执行官沃伦·巴菲特称比特币为“老鼠药”,称比特币是一种投机性的“巴克·罗杰斯”现象,所有买卖的涨跌都由每个人来判断,就像当年的郁金香灯泡泡沫一样。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副主席、巴菲特的长期商业伙伴查理芒格也表示,他对比特币成为通用货币的前景“没有信心”。

《华商报》记者 陈其乐

长期以来,“立场”和“客户投诉”一直是同一枚硬币的两个侧面。 “现货大军”爱抢仓赚快钱,却无法避免因客户投诉引发的民事纠纷甚至刑事案件。 现在,他们似乎找到了一条既能维持原有交易模式,又能规避法律风险的路径。

近日,名为“OKUEX”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上线。 该平台为包括比特币(BTC)和比特币现金(BCH)在内的多种虚拟货币提供标准化合约交易。 它不接受任何法币作为交易结算单位,所有交易均以Tether(USDT)结算。 值得注意的是,该平台人士表示,可以提供“高达90%的全仓返利”,“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”。 因为国内相关案例表明,由于虚拟货币“不是有效价值货币”,客户需要“自行承担损失”。

对此,北京讯臻律师事务所王德毅律师表示,平台作为非法交易的组织者,在民事诉讼中必然侵犯投资者资金,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。 性别”。

代币“价值”新发现

“很多大客户还是认得我们的,在这一带,如果你的客户去维权,警察就没有办法查到。做生意的时候,如果有问题,你就直接推给客服。”平台,跟你没有关系。对你来说,越隐蔽越好。代理商尽量不要暴露。下半年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平台转型做这个,我们起步还是比较早的”。 上述OKUEX一位国内投资招聘人员告诉《华商报》记者。

根据投资者提供的材料,OKUEX是一家位于新加坡的公司,受瓦努阿图金融服务委员会(VFSC)监管,并获得许可从事期货、商品、股票和虚拟货币CFD(金融衍生品)交易服务。 ”平台。该平台目前使用8种虚拟货币作为交易标的,分别是比特币(BTC)、比特币现金(BCH)、以太坊(ETH)、以太坊经典(ETC)、莱特币(LTC)、EOS(EOS)、达世币(DASH) )和 Zcash (ZEC)。

上述交易标的的报价、交易、结算均以一种名为“USDT”的虚拟货币为单位。 交易标的最小涨跌单位为0.01USDT,保证金比例为合约总价值的2%,交易时间为365天×24小时,交易模式为双向“T+0”。 平台收取一定比例的佣金和报价点差。

所谓的“USDA货币”是一种被视为“在波动的加密货币市场中良好的保值手段”的代币。 Tether 由 Tether 公司推出。 Tether 公司承诺,每发行一个 Tether,就会在银行账户中存入 1 美元。 用户可以在Tether平台上进行资金查询。 一位区块链虚拟货币从业者告诉华商报记者,把Tether当成美元就够了。 ,Tether在虚拟货币交易中扮演着支付工具的角色,“大部分币都需要用USDT购买”。

截至2018年6月27日,金色财经APP显示,泰达股价为6.57元; APP币世界报价为6.4361元。 据万德资讯,当日USD/CNH汇率为6.6070。 OKUEX平台提供的报价显示,泰达买入价为6.73元,卖出价为6.7元。

与一般交易软件不同的是,除了交易标的的买卖之外,OKUEX还有一个名为“C2C”的功能模块,提供围绕泰达的两个投资者之间的撮合交易。 OKUEX声称“拥有独立的线上数字钱包服务器系统和线下冷钱包系统,为所有交易用户和代理商提供便捷、安全、有效的账户转账、结算等服务。”

据上述投资招聘人员介绍,OKUEX的盈利模式与之前的现货商品交易所“完全一致”,平台提供两种代理方式:

缴纳20,000 Tether保证金后,将返还90%的“仓位”,每日结算; 如果不支付押金,则返还“仓位”的70%,每周结算。

他所说的“头寸”在现货行业有特殊含义,一般指客户的投资本金。 常见的说法有“分红”和“持仓”。 在一些采用去中心化场外交易的现货交易所,会员单位充当做市商,作为所有投资者的交易对手。 长期以来,“吃仓”一直是现货行业最受诟病的地方,也被认为是本轮清理整顿工作的源头。 但由于来钱极快,“建仓”是现货从业者最难“放弃”的盈利模式。

不怕维权吗?

OKUEX拒绝所有法币作为交易结算单位,只接受Tether作为唯一支付工具,甚至各级代理商的返利头寸都是用Tether支付。 上述招商招聘人士表示,做出这样的安排,主要原因有两个。 一是数字货币的去中心化技术使得资金流向无法追踪。 虚拟货币投资纠纷案件判例显示,部分法院判决虚拟货币“不是具有有效价值的货币”,客户须自行承担损失。

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,2017年11月,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就围绕“滴答币”的投资纠纷案作出判决(案号:2017苏0115民初15868号)。 2017年2月,原告薛某某向包某某支付人民币42720元,并委托包某某的男友曹某某投资购买Tick币。 2017年7月,曹某某向原告返还9975元,称该笔资金为投资收益,但事后并未返还任何收益。 抖音交易平台登录失败后,薛某某将鲍某某告上法庭。

江宁法院援引《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》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等监管文件认为:“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。Tikcoin是一种类似于比特币的网络虚拟货币。货币,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发布的通知和公告,虚拟货币不是货币当局发行的,不具有法定补偿性、强制性等货币属性,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从本质上来说,提克币应该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,不具有与货币同等的法律地位,不能也不应该作为货币在市场上使用,公民对提克币等非法物品的投资和交易是人身自由,但不受法律保护”。

据此,江宁法院判决原告与被告构成合同关系,但原告委托被告投资、交易Tick币的行为在我国不受法律保护,其行为造成的后果应由原告承担。由原告本人承担。 因此,原告要求被告返还购买Tick币资金42720元的请求,不予支持。

对于上述裁定,王德义认为,本案起诉的对象只是受委托方,而非交易平台控制人。 由于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不与其他交易市场进行互通,交易资金实际上最终流向平台的实际控制人,交易价格很容易被人为操纵。 因此,该平台实际经营者涉嫌非法经营或诈骗。 从刑事角度来看,平台经营者仍然需要对投资者的损失承担责任。

“虽然平台可能位于境外,但如果要将交易资金转移出境,则境内必须有代理机构。根据《刑法》第六条的规定,有犯罪行为或者结果之一的,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,视为犯罪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,我国公安机关有管辖权,故仍可提起民事诉讼。” 王德义最后说道。

灰色金融已无出路

灰色金融交易者的空间正变得越来越紧张。

涉嫌违规的大宗商品、小盘、邮政货币卡、艺术品、外汇、“资产包”、场外期权、场外基金、场外期货等均已被剔除。支付端口。 轻者停职整顿,重者入狱。 事实上,除了伪装成电商、虚拟货币的资产证券化平台、海外平台之外,中国内地几乎没有灰色金融从业者的生存空间。 上述地区之所以仍能生存,一方面是由于公安警力有限,另一方面还没有形成足以引起监管重视的规模。

还记得“回头看”工作之初,各大投资集团的经营者都以“回仓”为卖点,顾问们也张口先问“仓位”。 交易规则是否相似,硬件门槛是否足够低,仓位和佣金是否每日返还,保证金是否提前支付? 起初,平台还能就上述问题与代理商讨价还价,但很快就失去了讨价还价的能力。

整治开始后,灰色金融的特高利润也大幅下降,原本吸引其他行业的从业者纷纷回归原来的行业。 我认识的一些业内人士现在从事技术工作,某商品从业者卖过保险。

而几乎每一个新的“项目”上线招商,都会宣称自己“完全合规合法”,甚至想成为“行业的颠覆者”。 西南的一个商品交易所,华北的一个文化交易所,华东的一个资产包平台,都一个样,现在“眼看着别的楼倒塌了”。

无视规则、冒险是这个行业的第二大特点。 虽然使用相同的游戏规则,但修炼者总认为可以通过“微调”一些东西来改变自己的命运。 微调的对象无非是商品交割、对国际市场的交易对冲,或者是补偿客户的消费返利。 旧的“项目”死了,新的“项目”被视为开始。 朋友被捕,被视为商机接收代理人。 甚至“黑名单”“白名单”也成为不同平台攻击对手的资本。

那些留下来的人还没有意识到,面对雪崩,一个人跑得比另一个人跑得快是没有意义的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

    暂无评论内容